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校园情色  »  【高中生雯雯羞辱日记】(番外)

【高中生雯雯羞辱日记】(番外)

作者:来源:人气:加载中

番外:雨点儿
  大家好,我叫苏雨点,今年16岁,刚上高一,我的妈妈叫苏慧雯,是个大美女。
  我没有爸爸,也不知道爸爸是谁,大家都说我是天上掉下来的,所以叫雨点儿(呼~幸亏不是叫馅饼),我妈妈当年是在高三的时候生的我,她休学一年后考上了市里的师范学院,毕业回来就到县里她的高中母校做高一老师,就是我现在读书的高中。
  我妈妈讲课讲的非常非常好,常被派去市里省里参加讲课比赛,对学生也非常非常温柔,她是那种学习工作都认真刻苦的人。
  不过我不是想说这个,我想说的是,虽然我没有爸爸,但是,我依旧得到很多爱哦。
  从记事起,我们家就有很多叔叔伯伯爷爷来,他们有时候一两个人,有时候很多人一起。
  妈妈似乎不是很喜欢他们,可又都让他们进了门。他们总会带着小礼物和大大的笑容和我打招呼。小时候经常抱着我在他们腿上玩。我的衣服玩具本子书包从小到大都是班里最好的,同学们都羡慕死了,我就会分给他们,反正叔叔伯伯总会送新的给我。
  后来我渐渐大了,妈妈就不许我和叔叔伯伯再那样亲近。
  每次他们来,妈妈都会被脱掉衣服,双腿张开,露出生我的那个地方。
  他们也脱掉自己的裤子,露出腿间的大鸡鸡,插到妈妈那个地方去,嘴里还说:「干了这么多年,孩子都生了,还是这么紧,真是好逼!」一边说着,一边使劲挺自己的屁股,让自己的鸡鸡在妈妈那里进出,发出扑哧朴次的水声,妈妈就会发出又痛苦又喜悦的叫声,求他们慢一点或者快一点。
  家里电视上还放着视频,妈妈也在里面,光着身体被不同的叔叔伯伯弄的一直叫个不停。
  我小的时候,妈妈总是让他们把我放到另外的屋子里,把视频关掉,不要让我看见或者听见,可有时候他们把妈妈抱着在屋子里四处走,一边挺着自己光光的屁股,就会被我好奇的盯着看。
  有我在旁边,妈妈总是挣紮的很厉害,哭着说:「求求你们把孩子抱走,求求你们不要让她看见!」
  可之后妈妈的养父朱爷爷发话,说:「叫什么!以后雨点儿也逃不过!早点学习下有好处!」
  妈妈才不敢应声,可之后总是神情悲哀的看着我,平常对我百依百顺,生怕我有一点委屈。
  后来我渐渐大了,每次看见他们那样弄妈妈,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会觉得脸红心跳,自己羞的看不下去,逃到自己房间,脑子里还总是想着他们把鸡鸡插到我妈妈下体的样子,忍不住去摸自己下面,摸得一手水。
  那些叔叔伯伯也越来越爱亲近我,时不时抱抱亲亲,揉揉我发育中的胸部和屁股,然后期待的说:「小雨点就要长成大姑娘啦!」被他们这样,我总是羞的直躲,看在妈妈眼里,只有浓浓的哀伤,弄得我莫名不舒服。
  每个月有两次,妈妈都会带我回村看我太外公和朱老太爷,不过他们都很老了,从椅子上站起来都费劲。
  我太外公每次看到我,都是一付愧疚的表情,弄的我莫名其妙,朱老太爷倒是每次都笑的很慈祥。
  我没有见过自己的亲外公外婆,妈妈也从来没说起过他们。
  在村里,妈妈总是让我呆在太外公家不让我乱跑,自己出去很久,每次她回来,都衣衫不整一身疲惫,还有臭臭的味道,要洗很长时间的澡才出来。
  其实这些叔叔伯伯里,我最喜欢的是李浩叔叔,他总是对我很温柔,说我和妈妈少女时候长的一模一样。我有时候觉得,如果我有爸爸,就该是李浩叔叔那样。
  他有时候会抚摸着我的头,自言自语:「为什么测了那么多次,都说不是我的孩子呢?要是我的孩子,我就可以把你带走,让你过的和公主一样.” 然后下次他就会拿更多的礼物来给我。
  而我不太喜欢的是妈妈学校的王校长,以前是妈妈的教导主任。他每次来,总喜欢把妈妈带出去,留我一个人在家,等妈妈被人扶回来。我们家放映的视频有会多一些新的,妈妈在里面总被弄得好狼狈的样子。
  不过他现在也是我的校长了,我只能对他一直尊尊敬敬的。
  很快就是我16岁生日,那些叔叔伯伯爷爷好像对这件事都很上心,很早就问我想要什么礼物,到时候想打扮成什么样。
  我很高兴,非常期待。可妈妈,我发现日子越近,她越悲伤,夜里时常哭泣,我问她,她又只摇头,什么都不说。


  我的生日终于到了!
  朱爷爷把自己旗下的舞厅清空算包场,叫人摆了食物酒水在场边,来了很多叔叔伯伯和爷爷,大多是我们家的常客,也有些是村子里的叔叔专程过来。
  气氛很热烈,我被众星捧月,连妈妈也露出了难得的笑容,不过很快就像被乌云遮住的太阳一样从脸上消失。终于到了吹蜡烛的环节,整个舞厅的灯都被关掉,只有三层蛋糕上16支大大的蜡烛闪着柔光。
  我默默许愿,希望妈妈更快乐,我以后可以考个好大学,李浩叔叔也常常来,说起来,今天都没有见到李浩叔叔,据说他被调到了市里,不晓得下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想完,我一口气把蜡烛全吹灭。
  黑暗中有掌声和口哨声,不过灯光一直没开,我突然感到自己身后有几只手扯我的裙子,还把我往一个地方拖,我吓了一跳,拼命挣紮,可还是感觉自己四肢大张被绑到了一张形状古怪的床上。
  这时候,灯开了,明晃晃的灯光刺的我半天才睁开眼,发现自己被脱的光光的,躺在一个躺椅上,双手被绑在头顶,双腿被大大分开,悬空架在躺椅两边的金属架子上。小穴毫无遮拦的露在大家面前。
  很多叔叔伯伯也是光着身体或者露着下体,一边盯着我看,一边自己玩自己的鸡鸡,很多叔叔的鸡鸡已经翘起来。
  我羞得不敢看他们,一转头,却看见妈妈也被同样姿势的绑到我旁边的躺椅上,闭着眼睛,有泪水从眼角流出。
  这时候,朱爷爷站在我身边,对大家说:「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我们雯雯的照顾和对我们朱家的支持,今天是雨点的大日子,就请大家一起来帮雨点庆祝,让她永远难忘这个美好的时刻吧!」
  说着,就让在一边,这时候底下有人喊:「朱大哥,您先来吧!」其他人也纷纷附和,底下一片嘈杂,朱爷爷双手虚按,又谦虚几句,看大家还是坚持,就笑着说:「那老哥哥我就不客气了!」说着,就转到我双腿之间,俯下身,伸出舌头在我小穴上舔起来。
  我被弄的好难受,不断的扭动身体,一直求他:「朱爷爷,你在干嘛啦,不要……嗯,不要……”扛摄影机的王校长在旁边上上下下一直拍。
  我被舔的又难耐有有点舒服,一会儿就感觉自己的小穴里流出水来,被朱爷爷全吞了下去。
  朱爷爷站起身,抹抹嘴,笑嘻嘻的对摄影机说:「甜的。」然后,他扶着自己硬挺挺的鸡鸡,在我无法遮掩的小穴上蹭来蹭去,我心里又惊又怕,明白他要对我做和对妈妈一样的事情,不由自主的扭动身体想躲避,一直和朱爷爷讲:「等一下,朱爷爷等一下不要弄好不好……”可想起妈妈那种又痛苦好像又快乐的表情,心里又有点小期待。
  朱爷爷的鸡鸡头一直在我小穴上蹭,反正躲半天也躲不开,我就紧张的等着,扭头去看妈妈,她依然紧闭着眼睛,一言不发,只是默默的哭。
  突然,我就感觉到自己的小穴口被朱爷爷的东西慢慢撑开,缓慢但坚定的一路向内。
  我的小穴口被胀的满满的,有点疼不是很舒服,可是不敢乱动,因为乱动就更难受。
  突然朱爷爷停了下来,笑嘻嘻的对我说:「小雨点儿,爷爷要干破你的处女膜了,书迷们都在 得得啪上看小说!会比较痛,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哦!」
  我正不明所以的看着他,朱爷爷突然一挺身,肉棒直直入内,我疼的惨叫一声,感觉自己里面什么东西被撕裂,疼得我几乎昏过去!朱爷爷没有继续前进,退出来,向着大家和摄影机展示了一下鸡鸡上的血痕,就让出我腿间的位置,给下个伯伯。
  我疼的怕了,看那个伯伯又挺着肉棒过来,我直往后缩,被绑着的双脚也一直蹬一直蹬,可他们绑的好紧,完全挣不开也合不拢。
  我哭着摇头求他:「伯伯不要,伯伯不要!」
  可他抓住我的腰,一下子就把自己的鸡鸡插了进来,我又疼的浑身一颤。
  不过他就插了一下,鸡鸡上沾着我的血迹,就退开给下一个人……就这样,几乎所有在场的爷爷伯伯叔叔都来插了我一下就退开。我里面好像被刀子割了好多下,全身神经都疼的一跳一跳的。
  有些人继续排队等第二轮来插我,其他等不上的,就去旁边,把还沾着我血迹的鸡鸡插到我妈妈的小穴还有嘴巴里。
  第二轮来干我的人就猛烈了很多,抓着我的腰一直摇一直摇。
  我觉得身体里又疼又奇怪,泪流满面,嗓子都哭哑了,他们依旧不停,一会儿我就感觉他们埋在我体内的鸡鸡头跳动几下,一股股热流就射进来。又随着他们鸡鸡的抽出流了出去,然后下一个人就紧接着插进来……就在舞厅炫目的旋转彩灯下,叔叔伯伯们喝着酒,吃着东西,高声谈笑着,轮流来干我和妈妈。我们的哭喊求饶呻吟声,夹杂着欢快的背景音乐回响在舞厅里。


  后来他们把我放在妈妈身上,让我们的乳房和小穴都叠在一起,一个人站在我们身后,把鸡鸡插进妈妈的小穴里干一会儿,又抽出来插进我的阴道里,就这样来回插我们两个。旁边的男人都大笑说这样好便利。
  我哭的神智不清,只感觉下面妈妈抱着我的背轻轻拍着,一边还温柔的亲吻我的脸颊眼睛,把我的眼泪舔进嘴里。
  旁边的叔叔伯伯起哄说:「亲嘴,亲嘴!」妈妈只好亲上我的嘴唇,柔和的舔吸,把自己的舌头放在我嘴里让我含着。
  旁边的男人看的眼睛都冒火,直揉自己的鸡巴。
  后来他们把我们从躺椅上抱到桌上,让妈妈伏在我身下,把那些伯伯叔叔们射在我体内的精液吸出来,要不射太满了不好玩。
  妈妈顺从的把嘴贴在我下面。我急得用手直挡,却被旁边想看好戏的男人们拉开。妈妈的嘴唇好软好温柔,真的就一点点的把他们射进来的东西吸了出去,吞到自己肚子里。
  还用舌头伸进我的花瓣里上下左右的清洁,最后还在我的阴蒂上来回舔弄,想弄得我舒服一点,不要那么痛。
  那些叔叔伯伯们看的大呼刺激,不等妈妈从我身上离开,就扯开妈妈的腿又开始干她。
  就这样,我和妈妈,在我16岁的生日宴上,被许多许多叔叔伯伯爷爷轮流干了许多次,弄得全身精液,昏死过去,昏迷前,我似乎还听到耳边说:
  「小雨点,你知道吗?你妈妈挺着肚子快生你的时候,还在被大家干,直接被干的羊水破掉……你是吸收着我们的精液雨露出生的小不点,所以你才叫雨点……”
  后来,我就过上了和妈妈一样的生活,被许多叔叔伯伯在家里或者带到外面玩弄。家里放映的视频里也有了我的身影。
  听说我生日那天的情景被王校长拍下来,制成光盘四处去卖。
  因为雯雯系列音像制品早就在我们这里地下市场打开销路,所以我的处女秀也卖的很好,给学校带来很多收入。
  我自己看过,很快就看不下去。视频里的少女又哭又疼成那样子,实在楚楚可怜,那些叔叔伯伯都不肯放过她。
  还有妈妈,视频里屈辱悲哀又对我满怀柔情无限关爱,实在让我想哭。
  可是,即使我们不想看,这个视频也常常被来我们家的叔叔伯伯翻出来,一边干我们,一边欣赏回味。
  我是过了一段时间,才适应性交的。之前不管被怎么弄,都觉得被插入是一种折磨。每次都疼的流泪。
  妈妈就在一边抚摸我,让我放松,好适应叔叔伯伯们的鸡鸡。有时候还去舔我和他们交合中的部位,让我比较容易产生快感。过了好一阵子,我才对伯伯叔叔们的阳具没有那么惧怕,可以比较放松的接受他们的肉棒,有时候还觉得体内有种说不出的奇怪感觉,忍不住想叫出声,脑袋里也会出现:“啊,伯伯顶的我好舒服。”这样的羞耻句子。
  等他们都走掉,妈妈总是先来检查清洁我的身体和小穴,给我煮中药喝,把我照顾好了,才去处理自己一身的精液和红肿的小穴。
  为了报答妈妈,我总是学习非常认真刻苦,其他都不管,只要读书,所以我的成绩单总是很漂亮,拿给妈妈看,只有这时候,妈妈才会露出笑容,我心里也好受很多。
  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我们同级的男生总是对我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常常来逗我,说一些不好听的话,有时候一帮男生会故意堵我,拉我的衣服。
  尽管被王校长看见,呵斥了几次,他们依然偷偷摸摸的,有时候还尾随我回家。
  这天,我和妈妈又被王校长带出去,到另一个公园里给陌生伯伯叔叔干,我们穿着都是丝袜短裙高跟鞋,上身性感胸罩加透视装,都没有穿内裤。看得出,妈妈和我一样,对这样的装束依旧不自在。
  王校长叫我们在路边拉客,自己不晓得躲到哪里去。
  这时候,妈妈的一个熟客走过来,说:「雯雯妹子,你几个星期没来了吧,忙什么去了?真是想死我了!」说着就把妈妈往小树林里拉。
  又看到我,一愣:「这是你女儿吗?这么大啦!跟你长的真像!呵呵,也下海啦?那一起吧,我今天也玩个双份!」
  妈妈连拉住他过来摸我的手:「吴哥她还小,面嫩,我这次就叫她见见世面,您鸡巴那么大,怕她受不了,下次我再叫她陪您。我好久没来,今天您就好好玩玩我吧。」说着,连亲带哄的把那个吴哥拉到树林里去。


  吴哥被妈妈迷得晕头,把我忘在脑后,嬉笑着捏着妈妈的屁股就跟着走了。
  我孤立无助的抱着肩膀,期望那个吴哥快一点,放妈妈出来陪我。
  突然,两个男生跳到我面前,我吓了一跳,是张宏和王海,平常老是对我不三不四。
  今天我穿成这样被他们看见,不晓得会怎么欺负我,我转身想跑,可高跟鞋被绊,摔倒在地上,短裙翻起,露出没有穿内裤的屁股。
  两个男生眼睛都瞪圆了,张宏说:「乖乖,校花没穿内裤唉~”说完还吞口口水,王海把我拽起,也不管我踢打挣紮,就把手伸到我裙子下面摸我光光的小穴,还把手指伸进去抽插,我被弄得很痛,踢打的更用力。
  就听王海在我耳边说:「雨点别闹了,我们都看见了。
  刚才苏老师和一个男的进到树林里,男的还捏她屁股,肯定不干什么好事,要不,咱一起看看去?」
  我大惊,一定不能让这两个家夥进去,否则妈妈在学生面前怎么做人?我停下挣紮,低声对他们说:「你们,你们不要进去,我……唉,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两个得意一笑,就把我拉到后面假山背人的地方,拉开自己裤子拉链:「雨点宝贝,被装了,你光盘里可可爱的很,现在先给我们亲亲吧。」我眼前一黑,原来同学也看过了吗?随即心里好像轻松了一点,原来他们已经看过了啊。我只好忍着恶心,跪下,把他们的小鸡鸡轮流吃进嘴巴里。
  因为妈妈也教过我口交的技巧,让我服侍那些伯伯叔叔的时候,不至于嘴巴酸掉他们还射不出来,所以这两个男生很快就爽的哎幼哎幼直叫,不久就射进我嘴巴里。
  我抹掉嘴角的精液,站起来就想走,却被他们拉住,指着自己又翘起来的鸡鸡淫笑着看着我。
  叹口气,我想跪下再给他们口交一次,却被他们压在假山上,擡起我的腿就想往我小穴里插。
  我刚忙阻止,对他们说:「我的小穴还没湿,你这样插进来,我们都会很痛的!」
  王海拍拍头,抱歉的说:「对哦,我忘了唉。」然后就期待的看着我。
  我又叹口气,只好当着这两个家夥的面,一只手抚弄自己阴蒂,阴唇,还把手指伸进去轻轻抽插,另一只手伸进衣服里捏自己的乳头,揉自己的胸部。
  一会儿,我感觉淫液已经湿了一手,才轻轻喘气对他们说:「可以了,来吧。」
  两个男生早就在旁边急不可耐的撸着自己的小鸡鸡。
  看我可以了。王海先插进我的小穴,爽的直哼哼。张宏就在一边打飞机一边催他。
  王海被催的不耐烦,抱着我的腰下身一挺一挺的快速干我的小穴,每次我的阴唇都可以感受他卵蛋的撞击,我本想咬住嘴唇不要发出声音,让他赶快发泄完射了就好,可他好像每次总顶到我一个地方,啊啊,酥麻麻,嗯……我双眼微合,嘴巴里也不由自主轻轻发出嗯嗯的呻吟声。王海好像受了鼓励,把我转过来一条腿搭在他肩上,阳具一下一下又凶又狠的进攻我的小穴,我又舒服,又怕他干太久被人发现,就自己不断收缩阴道的肌肉来压迫他的肉棒,王海忍不住哈了一声,使劲加快速度。
  我感觉体内的龟头开始有抖动的意思,好像要射精,赶紧推他要他拔出去,可王海紧紧搂着我,阳具深深埋在我体内,我就感觉体内一股热流射进我的阴道深处。
  王海还在搂着我喘气慢慢品味高潮余韵,我气的推开他,张宏马上过来压住我,把摩擦的硬邦邦的阳具插进我小穴里。他大概刚才飞机打太久,很快不顾我反对就射进我体内。
  等他们都完事,我扶着假山站起来,体内的精液也慢慢顺着大腿流到高跟鞋里。我没好气的对他们说:「满意了吧,你们可以走了!」他们不好意思的笑笑,每个人过来亲了我一口,还凑了点钱塞在我胸罩里。
  我气的想把钱摔在地上,可想想,那样不是被他们白干了吗?更不值。干脆收起来做大学学费好了。
  等我们三个从假山转出去,就看见妈妈焦急的等在路边东张西望。我赶快过去,妈妈心疼的拉着我上下看。
  旁边那两个男生和妈妈打招呼:「苏老师,逛公园啊?」妈妈脸一红,扭过头微微点点。
  那两个家夥才嘻嘻哈哈的走了,老远,他们还回头看我们,手里下流的做着捏屁股的动作。
  之后,又来了几个客人。妈妈护着我,尽量让他们玩自己,不要骚扰我。可我还是不可避免的被干了一次,射精在体内,唉,大家为什么一定要内射呢,难道不怕我怀了他们的小孩子吗?


  到了华灯初上,王校长不晓得从哪里冒出来,提着摄像机,满意的拍拍我们的屁股,送我们回家。
  有些叔叔伯伯已经在我们家等的不耐烦,看着我们以前拍的视频打飞机。
  我和妈妈进门,他们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我们按在客厅分开双腿狂干不止,我感觉热热的肉棒插满我身上每一个洞洞,好充实,可又好羞耻……再后来,即使我在学校里,有时候也会被张宏王海等一群男生拉到空教室里轮奸,他们还问我,苏老师的奶子和逼是什么样子的,和我一样吗?还是颜色深一点大一点?苏老师叫起来,是不是声音和平常讲课一样好听?水是不是也流很多?屁股是不是摸起来手感也很好,被插入就变得很会摇?……不管他们怎么弄,我总是摇头不肯回答。他们也没胆子去找我妈妈,只能加倍发泄到我身上。
  我尽量瞒着妈妈,不叫她发现。反正我一回家就会被很多人干,那些痕迹也说不清谁弄得。
  就这样,我和妈妈两个人在一起,就算环境再难,我们也会互相扶持,关心。
  因为,我和妈妈,是世界上最爱对方的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