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校园情色  »  我爱上了我自己的老师

我爱上了我自己的老师

作者:来源:人气:加载中

  我顶着一双乌黑的眼圈来到办公室,哎,怎麽还是会失眠啊!主任突然朝我走来,脸上的笑容很阳光,可是笑得我心里有点发寒,我认真想了想,最近我没犯错啊!我准备开溜,主任叫住了我,"徐毅请婚假回乡结婚了,这是他宿舍的钥匙,托我交给你!"我惊呆了,什麽?他就这样走了?连句道别都不给啊?还说我残忍?!他又仁慈到哪里去了?!我接过主任手里的钥匙,飞快地朝宿舍跑去。
  开了门,整个宿舍空荡荡的,没了!真的没了!真的不在了!人真的走了!我一边流泪,一边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徐毅啊徐毅,我的老师大人……我爱你啊,我爱你啊……只是不管我笑多大声,说多少遍我爱你,他都听不到了!桌子上留下一张婚礼请柬,还有一句简短的留言,"我走了,保重。"我傻傻地坐在椅子上,看着请柬发呆,静静地静静地坐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梁皓走了进来,拍拍我的肩,"走吧,徐毅已经离开了。"我没有动,仍旧是盯着请柬发呆,梁皓走上前去,想把请柬收起来,我哭着喊着,"不要拿走啊,不要拿走啊,这是老师他唯一留给我的东西啊!"梁皓看我哭得那麽凄凉,一脸心疼,只好把请柬放回原处。我停止了哭喊,仍旧是盯着请柬发呆。
  除了正常上课,其他的时间我都是呆在老师的宿舍里。梁皓每天都会做好饭放在桌子上,不管我吃不吃,他都按时做好按时送好,很多时候,我都吃不下,实在饿极了,就扒上几口,然后静静地看着请柬入了神,累的时候,我就会钻进老师的床上,恩,被窝里面还带着老师淡淡的味道,闻起来很舒服,很让人怀念。就这样过了一个月,梁皓终于忍无可忍,使劲的摇晃着我的身体,"学长,你清醒点好不好,徐毅他走了,他回去结婚了,你看你现在什麽样子啊?!"我一声不吭,没有回话,梁皓的反应更大了,甚至还哭了起来,"学长,你这算什麽啊?!你要利用我就利用得彻底一点好不好?!"我还是一声不吭,还是没有回话。梁皓看到我这个样子,摇了摇头,暗自神伤地走出宿舍。
  我恍恍惚惚地记起,今天是九号,明天就是他结婚的日子,我得马上启程了,不然会来不及参加他的婚礼的,会来不及的……我收拾好一切物品,然后和主任请辞,虽然没有提前半年的辞职申请,但是主任还是批了,同意了我的离开。我没有告诉梁皓,我的离开是永远,就一个人提着行李,永远地离开了这个学校。
  随着客车的颠簸,我到了老师的家乡,时间还早,才晚上九点多,老师婚礼的时间是明天早上的十点。我在旅社定了个房间,然后躺在床上等时间的逝去。时间到了九点五十,我才带着请柬开始出发,我想低调地藏在人群里,不想太显眼了。礼堂的前排已经坐满了人,我坐到了最后一排上,我不想让他们看到我的样子,我怕我等会会忍不住痛哭,我不想人看到自己的狼狈。我看到他了,穿着一身白色的礼服庄严的站在神坛面前。我笑了,很好看的老师大人啊,必须赞个。可是婚礼不是我的婚礼,他娶的人又不是我。可能是受到我打量的目光,他朝我的方向看了看,身体轻轻的颤抖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示意。我笑着点点头回礼。
  伴随着婚礼进行曲,新娘挽着父亲的手,在亲友祝福的目光中,走到新郎面前,然后共同在圣坛前接受神父的祝福。新人在圣坛前承诺:我自愿承认你作为我的妻子(丈夫),并郑重承诺,将来的环境无论是好是坏,是贫是富,无论疾病还是健康,都把对方当作不可替代的、白头偕老的终生伴侣,至死不渝。最后是互换婚戒。耳边听着老师大人许下如此深情的承诺,看着如此庄严的结婚礼堂,我泪流满面,不能自已。我不禁幻想着,如果这是我的婚礼,如果老师大人对我许下如此深情的承诺,那我,死了也值得啊。徐毅看到汪杰一直在哭,心里十分心疼,很是不忍,朝着汪杰的放向轻微地摇摇头,嘴唇动了下。我看到了,他在摇头,他用无声的唇语说的是两个字,"走吧。"也好,我起身离开了,就这样划下句点吧!
  只是我刚走出教堂,就觉得眼前一黑,然后昏倒在路边。还是好心人把我送来医院的,整整昏迷了三天才醒过来。我只是好奇地看着周围的环境,好奇地看着我自己,难道我不应该像那些故事里面所说的那样失忆什麽之类的吗?为什麽我没有,我什麽都还记得,该死的记得,婚礼上的痛彻心扉,老师最后留下我的形象就是,轻轻地摇头,还有淡淡的"走吧"两个字。


  缴交完所需的费用,我出了医院,回到了自己的房子,那空荡荡的,一个人的家。只是明天我该去哪里,我该做什麽呢?突然想起老师之前说过的,"如果他有天不做老师了,想到处走走,看下各地的风土人情,如果能有机会环游世界更好了!"那就这样吧,我代替老师到处走走,到处看看吧。下了决定以后,我找来房屋仲介,卖掉了这个房子,然后不停地在地球上的每个角落上游走。每到一个城市,我总是第一时间找到临时的工作,有时候是侍者,有时候是洗碗工,有时候是送货工人,基本上什麽活我都做过,等存够了下一站的费用,我就离开飞往下一个城市。如果你问我什麽时候会停?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有双手就能养活自己,哪怕是七老八十了,需要沿街乞讨为生;我只知道,我有双脚就会不停地走,哪怕七老八十了,走不动了,爬着也是可以的,因为,这是老师大人唯一的心愿,我会努力达成的!
  至于我现在在做什麽?写文啊,当你看到这个故事的时候,我还在单身中……"waiter, beer……"一个酒鬼朝我吼着,"Please wait a minute, right away."我微笑并且有礼貌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