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人妻交换  »  当着老公的面偷人

当着老公的面偷人

作者:来源:人气:加载中

城北阿三家中。

  阿三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戴了这么大一顶绿帽子。他一人坐在大厅中,隔壁卧室中则传来了男女的交淫声。男的是平时一直跟着他的小弟周超,女的正是自己的女朋友蓉蓉。

  自从蓉蓉提出想和别的男人试一次之后,两人就开始物色人选,可最后蓉蓉居然提出了和他小弟周超。原本阿三不同意自己女朋友和自己小弟上床,他的脸往哪搁?可今天正好周超来家里,蓉蓉提议:「就今天吧!」还没来不及反驳,蓉蓉就对周超说出了他们的意思,结果自然不用想,即使是自己大哥的女人,但美色当前,哪顾得上那么多。

  「啊……老公,阿超的东西好大,你老婆今天恐怕要被他整得很惨了。」蓉蓉在房里喊道。

  「大哥,兄弟对不住了,嫂子姿势都摆好了,我不上不行啊!」「贫嘴!快点。」蓉蓉轻轻的说了句,阿三还是听到了,他倒摆出副大方的样子:「兄弟随意,替我好好整整你嫂子,只要别让她到外面偷食,咱都是自家人。」

  「好你个阿三!」蓉蓉气气的喊道:「说我到外面偷食?今天我就让你兄弟在你床上把你老婆上个够!阿超,插进来。」

  阿三听着心里更不是滋味,但很快就让他更加激动不已,房里已经传出了蓉蓉的叫床声:「怎么这么粗?呀……呀……把我小穴撑坏了要……噢……噢……嗯啊……嗯哪……嗯哪……轻点……噢!往左捅几下呜……真舒服!」不知道周超嘀咕了什么,只听蓉蓉笑道:「真坏你……啊嗯啊……」阿三听着蓉蓉的叫声,心里那叫一个酸,『这对狗男女!』心里暗骂着,可又特想知道自己女朋友在周超面前摆着什么姿势。

  这时,房里的叫声达到了高潮,蓉蓉亢奋的叫床声慢慢变成了求饶声:「哦啊……哥哥……亲哥哥……饶命啊!太粗了……太厉害了!人家被你插死了啊!

  啊……啊啊……啊啊啊……」然后安静少许。

  「老公,我给你戴了好大一顶绿帽子哦!阿超射了好多进来,爽死我了要。

  怎么办?我爱上阿超了,我刚才求他以后天天干我,可他不答应,怎么办?你说说他嘛!」

  不但让他射到了里面,还想以后天天让他戴绿帽子,阿三真恨不得冲进去,可他还是很沉得住气:「阿超是气你的,怎么会呢!」「咯咯!那老公不会吃醋吧?你猜我现在在干嘛?」蓉蓉娇笑道。

  「在干嘛?」阿三问,心想:『刚做完,最多给他口交,这骚蹄子的嘴功相当了得,阿超不会被她含得来第二次吧?那就真亏大了。』「阿超说我的小骚穴太紧了,要给我撑撑大,以后别人进来就没感觉,只能靠他的大鸡巴才能满足。呀……痒死了!哥哥好坏,老公,他把厨房那个最粗的黄瓜插在了我里面,太粗了!啊啊……他……他……还说在他鸡巴硬起来之前,不许我把黄瓜拔出来。咿呀……」

  居然用黄瓜插自己女朋友的嫩穴,阿三气得牙痒痒。真是引狼入室,可到了这时候,后悔已经来不及。

  「周超,把你嫂子弄舒服点就行,别弄痛了。」阿三说道。

  里面继续传来两人的嬉笑声,『也不知道那黄瓜拔出来没有。』阿三想道。

  「大哥,我有数。您一吩咐,我一定圆满完成任务。」周超大声的说道,紧接着又和蓉蓉嘀咕了几句,外面的阿三没能听清楚,只听到蓉蓉「咯咯咯咯」一个劲的浪笑。

  「老公,我们要做个游戏,你也进来帮忙。」蓉蓉喊道。

  阿三一听,立马进门。只见两人都在他的床上,蓉蓉依在周超身上,周超在后面双手搂着蓉蓉的双腿,将其大大的张开,内裤早已经褪去,那根最粗的黄瓜果然正插在蓉蓉粉嫩的肉穴中。

  看见阿三进来,蓉蓉也兴许有些害羞了,毕竟此刻正当着自己的男朋友的面被另一个男人摆弄着这么羞耻的动作。

  「大哥,嫂子刚才跟我说,从没试过两根鸡巴同时塞到嘴里的感觉,所以今天一定要试一次,所以我提议,由嫂子同时含我们的家伙,而且……」周超顿了下,笑道:「既然是游戏,就得有个比法,所以啊,如果大哥不小心先射了,那么……嘿嘿!今天一天就由我来出任嫂子的新老公。当然,要是小弟我先射,下次去倚红楼就让小弟我请客。嫂子已经答应了。」「好你个周超,抢起我老婆来了,你小子刚射过一次,这不占我便宜么?」阿三道。

  「老公这么小心眼,那我多舔他几下不就行了嘛!平时老吹自己多厉害,这就打回头泡啦?」蓉蓉道。

  「好。」阿三心里一横,心想怎么着也不能在自己女朋友面前丢人又丢脸。

  周超直接搂着蓉蓉的大腿,就这么抱着下了床,转个身又把蓉蓉放回床上:

  「嫂子来,先把小内裤穿上,免得黄瓜掉下来了。」周超拾起边上的内裤给蓉蓉穿了上去,「噢……」内裤将粗大的黄瓜严严实实的包在里面,刺激得蓉蓉不禁一阵呻吟。

  阿三这时才发现,周超的鸡巴果真非常粗长,即使刚刚射过,还懒洋洋的下垂着,但那尺码,看得阿三嫉妒不已。

  阿三在左,周超在右,蓉蓉蹲坐在中间,阿三的鸡巴已经挺得笔直,而周超的依然毫无反应。阿三不禁暗暗得意:『这小子不会外强中乾吧?』蓉蓉首先在阿三的龟头上舔了几下:「老公肯定早就忍不住了吧?不急哦,要忍住哦!不然我可就成了别人的老婆了。」蓉蓉一副欠干的骚样,看得阿三不由倒呼几口气,差点出丑,连忙说道:「老婆先把阿超的舔硬,不然不公平。」「咯咯……」蓉蓉边笑边握住周超的鸡巴:「老公,这个大坏蛋刚才好凶,把你老婆插得死去活来的,嗯啊……呜嗯……」在蓉蓉的套弄下,周超的家伙开始变粗变长,立马把阿三的比了下去,褐色的龟头暗暗发亮,蓉蓉的舌头每舔一下,龟头似乎都在变大。

  「小子的家伙这么大。」阿三羡慕道。

  「哈哈!这还没到头呢!刚才干嫂子的时候那才叫……哦……哦……啊……嫂子是吧?」周超得意的笑道。

  「讨厌~~」蓉蓉接着舔弄那硕大的龟头

  看着周超的鸡巴越来越大,阿三开始想像着刚才这东西插到蓉蓉里面时的景像:『怪不得叫得那么大声,这么可怕的东西进去,肯定被插翻了吧?』又舔了十几下,蓉蓉开始同时对付两根肉棒,比起周超的家伙,自己老公的那根实在小了很多,阿三心里也同样如此想着。可蓉蓉偏偏还一手握着一根,把两个龟头碰到了一起,大小粗细,明显有差距。

  「老公,现在公平了吧?我开始了哦!老公要加油。」说罢,蓉蓉伸出粉嫩的舌头,用舌尖来回舔弄着两个龟头。

  「嫂子的舌头真厉害,大哥真有福气,真是羡慕死我啊!」「啊……羡慕什么,你小子条件不错,去找个回家不就得了?」「我这不正在找么,嫂子刚才可亲口说爱死我了。」「臭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你嫂子天天晚上都在床上这么和我说。」「今个可不一样,嫂子可亲口说我比你强百倍哦!还说愿意天天被我插个半死。」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蓉蓉倒也不接话,因为她的嘴现在没空,她正含着周超的龟头替他口交,左手则握着阿三的肉棒来回揉动,两个男人舒服得开始语无伦次。

  「嫂子上面的嘴和下面那张一样舒服啊!哦啊……爽啊!」周超连连叫爽。

  蓉蓉舔了许久,开始将两个龟头同时含到嘴里。

  「大哥,你好像快不行了啊!哈哈,那嫂子可是我的了。」「说什么呢,我看是你快不行了吧?」

  「哈哈,大哥很要强嘛!不过嫂子肯定是我的了,刚才嫂子可是亲口说的,以后天天都要被我干,给大哥你戴绿帽子。大哥你没见嫂子刚才那骚样,翘着那肥臀,扭着那屁股,嘴里叫着『亲哥哥、亲老公』,好像几百年没被搞过一样,求着我插她的小骚穴,小弟我不忍,只好代劳。刚才嫂子的叫床声大哥你也听见了吧?不过还有很多话大哥估计没听到。」

  「什么话?」刚才的确有很多嘀咕声阿三没听到,此时周超一说起,他倒挺好奇。

  「嫂子说她一看到我的鸡巴,下面就湿了,还说以后决定跟着我,我说我没钱,嫂子说她出去做妓女,只要小骚穴每天都能被我插,哪怕以后被我当作破鞋一脚揣开也心甘情愿。哈哈,这些话可都是嫂子刚才亲口对我说的哦!

  大哥,虽说嫂子是个破鞋,但小弟我家里正好缺条母狗,要不我就把嫂子牵回家得了,白天没事找几个朋友一起操她,晚上还可以叫嫂子接客赚点钱,这主意不错吧?嫂子自己也同意了哦!刚才她还学狗叫呢,大哥你没听到吧?我还用绳子牵着她当母狗耍,嫂子最适合的就是做母狗了,不然怎么会那么听话。

  小骚穴里插个黄瓜插那么久,我说了,那黄瓜只要我不干她的时候就不能拿下来,怎样,现在还插得好好的吧!瞧地上,流了一地的浪水,刚才被我当母狗牵都那么开心,真他妈的贱货,等会我就这么把她牵到大街上,让全当阳的男人都把她操个遍,哈哈!一头骚母狗。」

  「噢……」阿三终於忍不住,精液直射而出,蓉蓉连忙吐出两根鸡巴,被阿三射了一脸。

  「老公怎么先射了?」

  「干!你说你是破鞋,是母狗?」阿三问道。

  「你听他胡扯,他是想引你先射。这回好了,今天我要做他老婆了。」蓉蓉说道。

  「哈哈!大哥你咋突然糊涂了?嫂子这么风骚,能当破鞋?那兄弟不好意思了,今天嫂子……不对,现在是我老婆了,大哥你可得守规矩。」周超笑道。

  「好小子,阴我?」阿三无语,但刚才被周超说得真是让他兴奋异常。

  「哈哈!」周超得意地笑道:「大哥,不好意思啊,我老婆不习惯在外人面前做爱,要不你到外面准备点吃的,我把我老婆喂饱了出来一起吃。」阿三心里暗骂:『上我的老婆,还要我给你准备吃的?』哎,可谁叫自己中了他的道呢!再看蓉蓉,还在那舔着周超粗大的龟头。无奈。

  「好你小子,着了你的道。」阿三气呼呼的出去了。

  「大哥门关上哦!我老婆害羞。」周超越说越得意。

  走到客厅的阿三很快听到了蓉蓉的呻吟声,而且越叫越响、越叫越浪,听得阿三实在受不了,一个人出门去买了点吃的东西。

  快中午的时候,阿三才拎了些食物回家了,刚一进门,就从卧室里传来了自己女朋友蓉蓉的叫声,心道:『居然还没结束,这周超还真挺有能耐的。』「是大哥回来了吗?」周超扯着嗓子问道。

  「是啊,买了些吃的东西。你们出来吃吧,忙了一个上午,肚子饿了吧?」「哈哈,大哥真是照顾周到啊!」

  没过多久,两人就出来了,蓉蓉换了身粉红色的内衣,下身穿了条黑色的短裙,但是表情有点怪怪的。

  「老婆,去厨房帮我们准备吃的去。」周超对着蓉蓉得意的喊道。

  蓉蓉风情万种的瞥了他一眼,乖乖的往厨房走去,看得阿三心痒痒的,一起这么多年,蓉蓉还没这么听话过。

  「好小子。」阿三郁闷的说道。

  「那是,愿赌服输嘛!大哥没吃醋吧?」周超继续调侃。

  「太小瞧我了吧?」阿三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酸得很,想着周超最好下午就走。

  「大哥就是大哥,有气度。」周超笑着道:「小弟真是羡慕大哥啊!有嫂子这么能干的老婆。今天我能代替你一天,真是舒服啊!听嫂子『老公、老公』的叫着,我心都酥了,下面这家伙也特有精神,这不,嫂子多听话,这女人啊,就得靠这个来征服,下午我再加把劲,保证把嫂子治的服服贴贴。」『这小子下午还想做?』阿三郁闷得很,勉强笑了笑道:「我去帮帮她。」阿三来到厨房,蓉蓉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见阿三进来,居然害羞的笑了起来,「老公,刚才你去哪了嘛!你不在,那个小坏蛋可得意了。」蓉蓉娇羞的说着。

  「他把你喂饱了没?」阿三问道。

  「已经七分饱了,下午再喂喂就饱了,咯咯……」蓉蓉淫笑了几声,看得阿三一把将她抱过来就吻了起来。

  「今天虽说是你的安全期,但也要小心,我可不想真的戴绿帽子。」「啊……戴都戴了。今天一早上,人家都不记得给射了多少次呢!」「小骚货,把屁股翘起来,老公好好收拾你。」「人家老公在外面呢!咯咯咯咯……」蓉蓉嘴上这么说,身子却听话的转过去,双手扶在凳子上,挺起肥臀,风骚的扭了起来。

  阿三掀起她的短裙一看,黑色的内裤早已经湿漉漉了,羞处还往外凸起,仔细一摸,嫩穴处居然还插着早上那根粗大的黄瓜,看得阿三心荡荡的。

  「咯咯咯咯……老公说了,没他吩咐不许把黄瓜拔出来呢!咯咯……」蓉蓉继续放荡的笑着。

  阿三早就忍不住了,将蓉蓉的内裤扯开,把黄瓜慢慢的拔了出来,那黄瓜足有三十公分长,粗细更是和蓉蓉的手腕差不多。刚一拔出,就带出了大量乳白色的淫汁和之前周超射在里面的精液的混合物,滴滴答答的往地上流。显然黄瓜在里面插了很长时间,拔出之后,蓉蓉的洞口大大的张开着无法合拢,淫荡不已。

  阿三此时已经管不了那么多,掏出鸡巴准备插进去,「好你个小骚货,敢勾引我大哥!」周超突然出现,这下搞得阿三有点不好意思了,蓉蓉也匆忙起身,害羞的笑了下。

  「小骚货,我大哥可是正人君子,敢勾引我大哥,看我等会怎么收拾你!谁让你把黄瓜拔出来的?」周超得意的说着。

  「人家这就插回去嘛!」蓉蓉娇羞的笑了声,张开腿,又把黄瓜插了进去,然后轻声的对阿三说:「老公不许人家偷情,一会他收拾我的时候,我叫得大声点,你就能打飞机了。」说完就开始端菜。

  阿三心里够戗,也不知道蓉蓉心里怎么想的,还真把周超当老公了。周超也得意得很,一口一个小骚货,平时自己都没这么喊过呢!

  「菜还不少呢!大哥别客气,看看我老婆的菜做得怎么样。刚才她对大哥不敬,一会我就收拾她。哈哈!」周超继续得意。阿三只能无奈地点头,看来,自己这乌龟今天是做定了。

  蓉蓉端完菜,直接坐到了周超边上,「小骚货,我和大哥吃饭,哪有你坐的份?」周超故意大声吼道,没想到蓉蓉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道:「老公,我错了嘛,人家肚子也饿了嘛!」

  「好,小骚货,给我和大哥表演段自慰,我满意了就给你吃东西。」蓉蓉抿着嘴嗲声道:「老公好坏,在外人面前,人家害羞的。」周超「啪」的一声在蓉蓉肥臀上拍了下,拍得蓉蓉立马浪叫了一声,看得阿三下身挺立,几乎忍不住。

  蓉蓉听话的在两人面前摆弄起来,扭动着风骚的身体,四肢着地趴在地上,内裤早就脱掉,手握着黄瓜在自己的嫩穴中抽插了起来,淫汁四益,伴随着放荡的呻吟声,淫荡不堪。

  「大哥怎样,这一上午我调教得不错吧?你瞧嫂子那骚样,绝对不比倚红楼的妓女差了。」

  『竟把我女朋友和妓女比!』阿三有点气,但看到蓉蓉那骚样,的确看得他血脉膨胀,这比平时两人做爱的确刺激得多。

  周超也有点忍不住,上去一把将蓉蓉抱了过来:「不错不错,来,老公喂点吃的给你。」周超喝了口汤,凑到蓉蓉嘴边,蓉蓉风骚的张开粉嘴,周超就这么喂了下来。连喂几口,开始接吻,两人像是初恋的情侣般吻得不可开交,丝毫没把阿三还在旁边放在心上。

  周超拿起那根在蓉蓉嫩穴中几乎插了一上午、沾满黏稠液体的黄瓜放到蓉蓉嘴边,蓉蓉风骚的伸出粉嫩的舌头开始舔弄着黄瓜。『整个一欠干的荡妇!』看得阿三兴奋异常,心里觉得又吃醋又刺激。

  「老公,我能不能把黄瓜吃了呀?」蓉蓉发浪道。

  「不行,下午还有用呢!」周超握着黄瓜淫笑道。

  「咯咯,不跟你们玩了,我肚子真饿了。」蓉蓉从周超身上下来准备吃饭,「光上面那张嘴吃可不行,来,下面这张不能空着。」周超调戏道。

  「老公真坏,比我前任老公坏多了。」蓉蓉说着瞥了阿三一眼,调皮的吐了下舌头,紧接着弯下腰将丰满的肥臀对准周超,周超手握那根黄瓜,翻开蓉蓉的内裤,狠狠地捅了进去,换来蓉蓉的一阵娇喘。蓉蓉这才起身,叠了下内裤和裙子,坐下来吃饭。

  「嫂子,我下面又硬了,你吃快点。」周超得意地调侃道。

  「真的?」蓉蓉瞥了眼,只见周超胯下的家伙果然隔着裤子蠢蠢欲动,「真是个可怕的坏家伙,谁以后要是嫁给了你,非被你折腾死。」蓉蓉娇笑道。

  「嫂子刚才不是说要嫁给我么?『老公、老公』的叫得那么亲,我看你和大哥分手算了,以后跟着我,天天把你喂得饱饱的。」「贫嘴。」蓉蓉娇羞的瞥了眼阿三,道:「喂,某人,人家说要我跟他,你怎么一点反应也没?」

  「跟着他,谁养你?」阿三不置一笑。

  「大哥,你调侃小弟啊?嫂子要真愿意跟我,我绝对有办法让这日子过得更滋润。」

  「就是。」蓉蓉噘了下嘴,放下筷碗走到周超身边,往他身上一坐,便吻了起来,根本没把阿三的存在当回事,好像周超真成她老公了一样。

  「老公这都第四次了吧?真厉害。」蓉蓉浪道。

  「某些人啊,一两次就这样那样。」周超正面抱起蓉蓉,往卧室走去:「大哥,嫂子再借我用半天。哈哈!」

  蓉蓉风骚的双腿夹在周超腰际,经过阿三身边的时候吐了吐舌头,道:「前任老公,我要和我现任老公去偷情了,我等会一定大声叫,你就在外面手淫吧!

  实在忍不住的话就说一声,咯咯咯咯……」

  「骚货!」阿三笑骂一声。

  「咯咯咯咯……人家本来就骚,不然怎么会背着老公和别的男人上床,咯咯咯……」蓉蓉被周超抱进卧室,随即把门就关上了。

  很快,里面就传来了两人的调笑声,伴随着蓉蓉一高一低的呻吟声,阿三知道,周超已经开始做活塞运动了,自己女朋友的小穴已经被他那根巨大的肉棒插了进去。

  「啊……咿呀……老公好凶,小妹妹要被插翻了,再这样下去,我前任老公的小弟弟怎么插啊?人家的小妹妹被你撑得那么大,咿呀……呀……」蓉蓉开始浪叫了。

  「好厉害……嗯……好棒!比我前任老公强百倍。嗯……嗯……妹妹爱死你了,以后……以后没你不行了,我天天给你插,你是我老公,我爱你,我是小骚货,欠干的小骚货,所以要和你偷情,现在……现在已经上瘾了,爱上你的大肉棒了,小骚货的浪穴愿意天天为你的大肉棒敞开……咿呀……好爽,爽翻了……就这么插……插……插死我算了……我爱你,爱死你了,好老公,亲老公,亲哥哥……噢……美……美啊……」

  蓉蓉的浪叫声一浪高过一浪,门外的阿三听得是清清楚楚,面对着自己女朋友这么风骚的淫叫,阿三终於忍不住冲进了门去。只见蓉蓉在床上正对着外面,四肢趴在床上,肥臀高高翘起,后面的周超双手搂着肥臀一下一下的猛刺着蓉蓉的嫩穴。

  「哈哈!大哥忍不住了,嫂子的叫床声真够浪的,比倚红楼的妓女还浪。」「啊啊啊啊啊……亲哥哥……亲老公……你把小骚货插得爽翻了,我爱死你了,我不能没有你,我天天都要被你这么插……亲哥哥你要不要我?要不要我这只破鞋?哥哥要的话,等会把我牵回家,人家是你的了。」「破鞋一双,谁要你个小骚货!不过我可以把你带回家去接客。怎样,小贱货,愿意的话,等会牵你回去,我一天给你找十笔买卖,包准插得你要死不活,还有钱赚,怎样?」

  「愿意……小骚货是你的了,亲哥哥,我是你的小骚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蓉蓉发疯似的狂叫起来。

  「干死你个万人插的母狗!破鞋!贱货,你就是个不要钱的妓女,老子把你牵回家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干死你个骚货骚货!啊啊啊……」周超忍不住了,精液「噗噗噗」的直射进去,射得蓉蓉狂叫起来,也在同时达到了高潮。门口的阿三也射了,但他只是射在了地上。

  那周超毕竟不是铁做的,一个上午就射了四次,缓缓睡去,只是周超和蓉蓉睡在里屋,阿三睡在客厅。

  不知道过了多久,阿三醒来看见蓉蓉从里面出来准备去小解,不知怎么的,阿三一阵兴奋,跟在后面。等蓉蓉进卫生间后,他就冲了进去,一把抱起蓉蓉的肥臀,掀开裙子一看,鼓鼓的,果然那根黄瓜还插在里面,阿三看得兴奋莫名,一把撕下蓉蓉的内裤,自己观赏着那淫荡的蜜壶。

  「咯咯……看什么呀?你个笨蛋,咯咯咯咯……」蓉蓉放荡的笑声愈加刺激着阿三,眼前彷佛偷情般刺激,可明明这就是自己的老婆,可阿三已经管不了那么多,拔出黄瓜,只见精液混着淫汁,老婆居然连洗都没洗,里面还灌满着周超的精液。

  「要快哦!被我老公看到就惨了……」蓉蓉俏皮的吐了吐舌头。阿三也不犹豫,挺起肉棒就插了进去,滑腻舒爽的感觉传遍全身,阿三卖力地插了起来,蓉蓉也忍不住发出了淫荡的呻吟声。

  由於房间不大,很快惊醒了周超,「好啊,骚蹄子又背着我勾引大哥啊?」周超从后杀出,阿三居然真的像被人捉奸了一样,将肉棒稍微拔了出来。周超则笑嘻嘻的一把将蓉蓉拉了过去,蓉蓉对着阿三俏皮的吐了吐舌头,就跪到周超身下,掏出他再次勃起的阳具。

  「这个办法果然好啊,一看到你个骚蹄子被大哥插进去,我下面马上硬了,嘿嘿,这可是我破记录的五连击。你这小骚货就等着好看吧!」「嘻嘻……看在我前任老公那么辛苦的份上,就分一杯羹给他吧!」蓉蓉笑道。阿三只有摇头叹气的份,事已至此,还能有什么办法?

  「哈哈,大哥要是肯出钱,我就把这骚货给大哥玩一次,怎样?」找超一边享受着蓉蓉的口交,一边得意地说。

  「好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阿三心里气愤,但又不能表现出来,免得对方更加得意。

  「那有什么,嫂子今天是我的老婆,只要她愿意,我给她安排几个嫖客一点问题都没有。大哥,你现在可管不到嫂子了哦!」「讨厌死了,你满脑子就想找别的男人来嫖我是吧?」蓉蓉千娇百媚的瞪了周超一眼。

  「对了,谁让你把黄瓜拿出来的?给我插进去。」周超一说,蓉蓉就听话的拿起满是淫汁的黄瓜,重新插进了那淫秽的肉穴中,很快就伴随起一阵阵的发骚声。周超似乎也来了感觉,用龟头在蓉蓉的脸上四处滑了几下,说不出的淫荡。

  阿三看得口乾舌澡,强忍着跑去厨房喝了几口水,回来一看,自己老婆蓉蓉的嫩穴已经再度被周超的大鸡巴占据。只见蓉蓉双手趴在马桶上,高高的翘起肥臀,周超则在后面尽情地抽插,伴随着手拍打肥臀的响声,蓉蓉也不停地扭动着屁股,淫声浪语不断传来……

  已经第五次的周超这次持续得特别久,足足插了二十分钟也不见有停止的迹像。反而蓉蓉开始渐渐支撑不住,每次周超狠狠往前冲刺的时候,她都不自觉地往前缓冲一下。

  「小子,你嫂子快不行了,你可悠着点。」阿三终於忍不住出声想制止。

  「怎么会?嫂子上午可是亲口跟我说,这个洞以后随便我怎么搞的。」周超得意的笑道:「不信大哥你问问这骚蹄子。小骚货,要不要我停下来啊?」「不要……不要……你别听他的……自己不行还说呢……噢……亲哥哥你尽管搞我吧,啊啊啊……」蓉蓉淫荡地浪叫起来,肥臀居然开始往后配合周超插得更深。周超一见,摆正姿势就是一顿狂插,这一场足足持续了四十分钟,蓉蓉在一阵阵的浪叫中被搞得爽上了天。

  字节数:17798

【完】